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业务工作>>国防教育
倾尽所有,只为不能忘却的历史
  字号:[ ]  [我要打印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在前面

既不是历史学家,也不是文物专家,却用30余年时间收藏抗战遗物。后来,他的藏品被收进云南省腾冲滇西抗战纪念馆,成为全民国防教育的“活教材”。30余载岁月的冲刷,让他的一头乌发染上了白霜,谈及当年跨国收集抗战遗物时历经生死的一幕幕、谈及为了收藏放弃高薪职位的无奈、谈及为了收藏一贫如洗、负债累累的窘态,他的表情风轻云淡,仿佛在讲别人的故事。他叫段生馗,今年已经52岁了,他说:“我不后悔我的选择。如果哪一天我走不动了,我会要求我的子女把这些事情继续做下去,收集更多的抗战遗物送到纪念馆,让更多的人铭记那段历史,我便此生无憾了。”

003.jpg

段生馗向笔者介绍他收藏的抗战遗物。

9月12日,蒙蒙细雨笼罩下的滇西抗战纪念馆显得愈发庄严。宣读警钟碑记、参观远征军名录墙……这天,云南省腾冲市党政机关、军警以及各界群众400余人聚集在纪念馆前,共同纪念腾冲光复。

“历史是一部沉甸甸的教科书,我们不能忘记!”从侵华日军的战刀,到活体解剖架,再到生化武器残骸,每一件藏品背后的故事,纪念馆馆长段生馗都能娓娓道来,对他来说,这里的每一件文物都会说话。

60多年前的滇缅抗战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,是中国远征军、中国驻印军与美英盟军对日本军国主义实行歼灭战的主战场之一,而毗邻滇缅公路的腾冲,一度成为中日双方争夺的战略要地。

段生馗就出生在腾冲市芒棒乡芒乃村,这个村庄曾被日军清剿了3次,2/3的村民死在日军的刀枪下,每一家都有一本血泪账。段生馗的祖父因为收留过一位中国伤兵,全家人差点被日军杀光,当时惨痛的场面犹如一把尖刀,深深地扎在段生馗祖辈的心中,这也让听这段故事长大的段生馗刻骨铭心。

段生馗告诉记者,在他年幼时,村庄还可以随处可见破钢盔、残刺刀等战争遗物,当时没人重视,这些物件就成了他和小伙伴们玩游戏的道具。玩累了,就把这些物品堆在一起,后来越堆越多。“这种无意识的收集,却为我今后要做什么、怎么做,指明了方向。”段生馗笑着对笔者说。

真正意义上的收藏始于1986年参加工作以后。段生馗学的是金融专业,毕业后分配到腾冲县农行。那时他经常下乡,看到老百姓院子里随意丢弃的抗战遗物,便出钱向老百姓收购这些物品。

“当时收集这些物品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想把实证找到,揭露日本军国主义的罪行,年轻人嘛,都有当英雄的梦。”段生馗说,后来,自己的觉悟不断提升,意识到这些物品是“物化的历史”,因而决心要还原历史,要让更多的人触摸到那段历史,要让更多的人知道有国才有家。

在村子里,段生馗收到的大多是一些小的物品:日军的饭锅、饭盒、皮鞋、刺刀等等,大一点的东西要到国外去收。于是,段生馗收藏的范围越来越广,他无数次跨过国境线,寻访远征军老兵,寻找战场旧址。

跨国收藏,可谓是九死一生。1996年,段生馗首次去往缅甸寻觅抗战遗物。一次他收购了日军的一辆废弃坦克,花了几千元人民币,请人用大象把坦克从森林里拉出来,没想到刚出林子就被抓了,被关了17天。“那晚险些被他们打死,幸亏年轻身体好,硬撑着回到了国内。”此外,段生馗还7次穿越原始森林,搜寻远征军遗物,每次进山都要背上当地人最需要的物品,如清凉油、风油精,换回远征军的纽扣、徽章、刺刀等。

“整个滇缅抗战持续3年多,而我打扫战场已经打扫30多年了。”段生馗告诉笔者,在缅甸找到数量最多的抗战遗物是中国远征军帽徽。在缅甸,中国远征军曾经和日军发生过“同古大战”“仁安羌大战”“密支那反攻”等血战。战争结束后,密支那、腊戌等地都曾修建烈士公墓,但后来几乎全被夷为平地,忠骨终随风销蚀,铁质的帽徽却留了下来。

一次,他深入中缅交界的“野人山”,在土著部落的“鬼房”里找到了两个被制作成水瓢的头盖骨。通过翻译他得知,这两个头盖骨是“汉人女兵”的,她们被当地土著人杀掉之后,头盖骨被供奉在“鬼房”里,当地女人难产之时,才会被请出来,当作有神力的药碗。段生馗当场泪如泉涌,“汉人女兵”就是中国远征军女兵。段生馗经过多次交涉,花了一大笔钱,将这两名女兵的遗骸带回了中国、带回了家。

1999年,段生馗面临抉择:交流到外地工作,可以升职,但遗物收藏工作可能就得中断了。他思索良久,在亲人与朋友的不解和异样的目光中,决定继续留在腾冲,继续收集抗战遗物。

随着收集东西的不断增多,段生馗萌生了建博物馆的想法,经过多番努力,终于达成心愿:2005年7月7日,他与某民营企业合作,在腾冲和顺建立了我国第一个民间抗战博物馆——滇缅抗战博物馆。

“每一件东西都得用现钱去买,为此,我曾经负债累累。”段生馗说,当年曾有一个老板要出300万元买断他的藏品。“为了收集遗物,我一贫如洗,还背负了债务。可如果卖了这些,就违背了我的初心。”段生馗断然拒绝了对方。段生馗的日子过得十分艰难,有时候心里觉得苦,他就坐在他的藏品前,一边擦拭一边说说心里话,他说他不怕过穷日子,就怕以后没钱收集抗战遗物了。直到2013年,段生馗的生活和收藏生涯迎来了转机。

2013年8月15日,是抗日战争胜利68周年的纪念日,也是让段生馗铭记一生的日子。那天,滇缅抗战博物馆从和顺整体搬迁到远征军国殇墓园旁,并更名为滇西抗战纪念馆,段生馗的藏品也跟随迁入。这是中国首座由中央财政建设、纪念入缅作战的中国远征军和抗日英雄的纪念馆,也是记载滇西抗战的重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,成为腾冲的文化坐标。“看到我的这些藏品终于有了个名副其实的家,而且可供更多的人参观,我觉得我付出的一切都值了。”段生馗笑着对记者说。

就在上个月,为了能将精力都放在纪念馆,放在那些抗战遗物上,段生馗做出了一个让很多人都大跌眼镜的决定:从银行辞职,到纪念馆工作。已是银行副行长的他,一个月工资有1万多元,但当了纪念馆馆长,每个月却仅有1千多元。段生馗不以为然,他开玩笑说:“我可是由副转正喽!”

倾尽所有,不为名利,只为不能忘却的历史。段生馗说:“我不后悔我的选择。如果哪一天我走不动了,我会要求我的子女把这些事情继续做下去,收集更多的抗战遗物送到纪念馆,让更多的人铭记那段历史,我便此生无憾了。”(莫荣桂、柯穴)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