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业务工作>>国防教育
三十六计与古今战争——第二十四计:“假道伐虢”
  字号:[ ]  [我要打印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res01_attpic_brief.jpg

假道伐虢也称假途伐虢,语出自《左传·僖公二年》:“晋荀息请以屈产之乘,与垂棘之璧,假道于虞以灭虢。” 假道伐虢的原意是指假借虞国的道路去攻打虢国,结果把虞国也给灭了,后泛指以借路为名,行扩张之实。

三十六计中,此计原文为“两大之间,敌胁以从,我假以势。困,有言不信”,即当处于敌我两大势力之间的一股弱小势力受到敌人威胁时,我应立即出兵前往救援,借机将自己的势力渗透进去,引申到军事上,是一种假借援助之名来进行势力扩张的谋略。“假道灭虢”之计体现了相当丰富深刻的军事斗争艺术,因此受到历代兵家的广泛重视。此计所蕴含的主要内涵是,战争指导者要有意掩盖自己的真实意图,利用敌人贪利、畏怯等弱点,借攻击第三者为由,顺势渗透自己的势力,控制对方,一待时机成熟,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起攻击,一举消灭或制服对手,达到一石二鸟的目的。

古代战例

三国时,张鲁曾多次挑衅占据西蜀的益州牧刘璋,刘璋怒而杀其母及其弟,二人成为仇敌。为抵御张鲁入侵,刘璋想请同族的刘备穿过西蜀去前线帮忙。刘备借此堂而皇之地将自己的势力渗入益州,达到以较小代价夺占西蜀的目的。后来因为刘备的内应泄露了机密,刘璋才恍然大悟。但为时已晚,刘备早已派人占领了西蜀各地的交通要道,并将大队人马驻扎在益州,轻而易举地围困了成都,刘璋只好出城请降,刘备兵不血刃的获得了大片根据地。

现代战例

1968年8月20日深夜,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机场值班员接到苏联运输机呼救,称该机发生机械故障,请求在机场降落。按国际惯例,遇到飞机发生机械故障,附近机场应允许它降落,何况还是苏联“老大哥”的飞机,值班人员很快应允。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这架刚刚降落的苏联运输机里突然冲出100多名荷枪实弹的士兵,迅速占领了机场的要害部位。随后,苏联的一个空降师在布拉格机场着陆。同时,苏联地面部队从北、东、南三个方向向捷克斯洛伐克境内推进,22个小时之后,整个捷克斯洛伐克被攻占。

原来,这是苏联蓄谋已久的对捷克斯洛伐克的突袭。由于捷克斯洛伐克试图摆脱苏联的控制,苏联早就决定用武力解决捷共中央领导层。为了达成作战目的,三个月前,苏联把东德、波兰、匈牙利、捷克等国军队聚集在捷克斯洛伐克境内的波西米亚森林地带,进行联合军事演习,苏军借机向捷克斯洛伐克境内集结兵力和军用物资,熟悉作战地域,而此次苏军突袭捷克斯洛伐克的先头部队,就是先前演习投入使用的部队。

计谋分析

以上两个战例都运用了“假道伐虢”之计。刘备巧占西蜀,刘璋是“虞”,张鲁是“虢”,刘备大军攻打张鲁只是一种假象,占领刘璋的西蜀才是其真实意图。接到刘璋的“求救”,刘备名正言顺地进入西蜀,很快控制了当地局势;苏联突袭捷克斯洛伐克虽然是非正义的,但苏联先后以军事演习和飞机发生故障的名义“假道”,最终一举“伐”捷,堪称现代战争史上假道伐虢的典型例证。

当然,两个战例又体现了“假道伐虢”这一谋略的两种不同表现形式。刘备夺西蜀属于“借水行舟”,即借你的水,行我的舟,借他人的锅,下我的米。刘备实力有限,通过“借”刘璋地盘,很快壮大了自己的军事力量,取得了西蜀的实际控制权;苏联侵占捷克斯洛伐克则属于“借机渗透”,即以不侵犯对方利益为诱饵,趁机在对方领土上扩展自己势力,以达到控制对方的目的。苏联打着军事演习的旗号,顺理成章地将先头部队部署在捷克境内,使捷克斯洛伐克的作战地形、兵力配属和民情舆论暴露无遗。

纵观古今战例,若要运用好“假道伐虢”之计,需要把握以下几个环节:

一是要善于寻找“假道”的借口。实际中,类似刘璋主动给刘备“借道”的情况毕竟为少数。通常,还需要施计者自己主动去“假道”。“假道”,靠花言巧语是不能骗取成功的,想要将自己的势力渗透到对方内部也绝非易事,运用武力可能会遭到“被借者”的反抗,只有空头许诺,没有实际行动,又很难得到信任。因此,施计者在开口“借”时必须要有冠冕堂皇的理由,要让对方相信并乐意借之,这样就能以极小的代价顺利实现战略意图。苏联“假道”捷克斯洛伐克,身披联合军事演习、提升军事能力的伪装,令捷克斯洛伐克完全没有防备和拒绝的理由,不仅乖乖将“道”借出去,还心甘情愿地为驻其境内的苏联军队服务和保障,而苏联运输机出现故障需迫降的借口,又成功蒙骗了布拉格机场人员,使这一战略要点成为了苏联的囊中之物。

二是善于隐蔽“假道”的真正意图。“假道”,是为了掩盖军事入侵的一种具体手段。运用“假道伐虢”之计,必须保持高度机密,将自己的真实目的严密地掩盖起来,只有这样,才能让对方失去警惕之心,在不知不觉中受到蒙骗,为己方创造可乘之机。信息化条件下,可见光、红外、微光、热成像、无线电等侦察设备几乎覆盖战场的整个空间和各个角落,战场“透明度”大大提高,军队部署和行动随时处于监控之中,仅凭单一手段是无法隐蔽真实企图的。这就要求指挥员在“假道”时既不能“因循守旧”,也不能“循规蹈矩”,要敢于打破坛坛罐罐和条条框框,富于想象和创新地运用多种方法在“奇”字上做文章,使“假道”的真正企图隐蔽到最好。

三是要善于掌握“假道”的时机。无论是出于何种目的,“假道伐虢”都是一种蒙骗利诱、借机攻取的谋略。它既可以借桥过河,轻易达到自己的目的,也可以过河拆桥,一举两得。因此,还需要正确掌握“假道”的时机。时机把握好了,从“借”的那一刻就可以说是攻击的开始,待到自己的势力逐渐壮大甚至已完全渗透,对方再发现也为时已晚。否则,时机不对,就可能在一开始“借”的过程中遭到抵制或排斥,“偷鸡不成蚀把米”。通常而言,“假道”的最好时机是在对方有外来势力相逼时,可以利用其侥幸图存的心理,以出兵援助和不侵犯其利益为诱饵,迅速把力量渗透进去,甚至可以不经战斗就全面地控制对方。刘备占西蜀,正是敏锐地捕捉到刘璋受张鲁威胁、有求于己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,“挺身而出”,为控制西蜀奠定了基础。(作者:陈柯宇 张苗)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