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业务工作>>国防教育
三十六计与古今战争——第六计:“声东击西”
  字号:[ ]  [我要打印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图片1.png

原典

“声东击西”出自唐代杜佑编纂的《通典》:“声言击东,其实击西。”意指表面上摆出姿态或号称要打东边,实际却攻打西边,用假象迷惑对手诱敌入彀,使其在我主攻方向失之无备,从而出其不意地打击对手,战胜敌人。我国历代古兵书对此计论述颇多。《六韬·武韬·兵道》说:“欲其西,袭其东。”《百战奇略》写道:“声东而击西,声此而击彼,使敌人不知其所备,则我所攻者,敌人所不守也。”《淮南子·兵略训》指出:“故用兵之道,示之以柔而迎之以刚,示之以弱而乘之以强,为之以歙而应之以张,将欲西而示之以东。”

古代战例

公元前205年,汉王刘邦兵败于项羽。原先与刘邦结盟的魏王豹背汉降楚,其派兵扼守黄河临晋渡口,阻挡汉军北进。刘邦为解除身后之患,派韩信领兵伐魏。

韩信率军来到临晋渡口,见对岸魏军防范严密,难以强攻,于是就一面派人搜集船只,一面派人暗查上游。侦察发现上游夏阳因河段水深滩险,礁石密布,船只根本无法通行而没有魏军防守。但韩信仍决定利用夏阳河段,声东击西,出其不意偷渡黄河。韩信命令汉军先用四根木料夹住一个瓦罂,捆绑牢固,再将绑好的瓦罂用绳连起,一排数十个,分别连成数十排作为渡河工具。

渡河准备工作完成后,韩信选了一个黄昏,命部将灌婴带领数千人,拖出先前搜集的船只,击鼓呐喊,虚张声势,制造大军准备渡河的假象。韩信亲率主力,迅速赶到夏阳,连夜偷渡黄河。此时,扼守临晋渡口的魏军注意力完全被灌婴部吸引。直到韩信大军全部过河,魏军仍被蒙在鼓里。韩信统领大军,下东张,拔安邑,直逼魏都平阳。不到一个月就平定了魏地。

现代战例

海湾战争中,萨达姆在科威特集中了54万兵力,4000余辆坦克,2800余辆装甲输送车,3000多门火炮,由南向北部署了三道防线,并修建了庞大完备的地下防护工程体系。

面对坚固的伊军防御体系,多国部队总司令施瓦茨科普夫决心避实击虚,围歼对手。美军为此精心制定了声东击西的“左勾拳”计划。为了隐蔽行动企图,美军采取了一系列欺骗行动:大造准备两栖登陆及从科威特正面进攻的舆论;美舰队在波斯湾先后举行了6次大规模两栖登陆演习;地面进攻前一天,“海豹”突击队沿科威特海岸实施各种欺骗行动,造成美军即将在波斯湾发起登陆作战的假象;美军在科威特南部派出一个460人的“特洛伊”特遣队,沿30千米宽的正面部署了大量假坦克和假火炮,用扬声器播放模拟的坦克轰鸣声,并用仅有的5辆坦克在各个假阵地间不停运动,不断向敌开火,造成在科威特以南部署了1支庞大装甲部队的假象。由于美军的示形动敌,伊军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波斯湾和科威特南部,对美军真正的作战企图毫无察觉。

1991年2月24日下午3时,美第7军对伊军划出一道漂亮的“左勾拳”——先向北插入伊拉克腹地,后向东发起进攻,出其不意地出现在伊军后方,彻底切断其退路和补给线。经近90小时的地面作战,美军以微弱代价歼灭伊军10余个师,俘虏伊军2.2万人,击毁坦克1300余辆、装甲车1200余辆。

计谋分析

“声东击西”是《三十六计》“胜战计”的最后一计,是一种制造假象佯动诱敌的谋略战法。通过高明的佯动,误导对手,敌顺情推理,我则佯顺敌意,使其疏于防范,再出其不意夺取胜利。我国古代军事家运用此计克敌制胜的例子很多。楚汉战争中,韩信“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”顺利平定三秦;汉光武帝刘秀登基后,山东军阀“齐王”张步犯上作乱。刘秀派大将耿弇率军讨伐,耿弇破临菑而取西安,赢得东汉“光武平齐”的重要胜利。这些都是“声东击西”谋略的经典运用。

“声东击西”在兵法上属于“示形”一类。示形动敌是战争对抗过程中不容忽视的,往往也是精彩纷呈的一个重要环节。朱元璋论兵时讲道:“阵势或圆或方、或纵或横,敛合布散,倏忽往来,使人莫测。善用兵者,以少为众,以弱为强,逸己而劳人,伐谋而制胜。”用兵达到这种境界,则勇敢的对手难以施展力量,聪明的对手难以运用计谋,必然能够战胜对手。明代兵家西湖逸士在《投笔肤谈》中写“夫攻,贵于入,攻城而入其所攻,犹非善攻者也;守,贵于出,突围而出其所突,犹非善突者也。惟示之攻而入其所不攻,示之以突而出其所不突,此攻守之妙也。”攻城贵在破城而入,善攻城者不会全力正面进攻;防守贵在突围而出,善突围者不会全力正面突围。进攻和防守的奥妙是:在此进攻而在彼破敌,在此抗敌而在彼突围。这恰恰展示了声东击西谋略的超常魅力。

军事理论界曾有这样一种说法:东方重权谋,西方重实力。此语不无道理。西方兵学圭臬《战争论》的作者克劳塞维茨对“声东击西”谋略的价值就不太以为然。他不主张寄希望于对手的愚蠢,认为通过部署战斗等活动使敌人受骗,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,而且规模越大,代价越大。通常,佯动的预期效果不好,在较长时间内把大量兵力单纯用来装模作样是危险的,这不仅是因为装模作样可能不起作用,还可能造成在决定性的时空环境中,这部分兵力无法投入使用。这些欺骗活动在战略范围意义不大,只适用于个别碰巧的场合。因而他不同意夸大“声东击西”的作用,强调“这不是指挥官可以随意进行的活动”。

但克劳塞维茨的这一观点未免有些绝对。美国名将巴顿说:“要从敌人背后开火,你就必须要用正面的火力吸引住敌人,再从敌侧翼迅速绕到它的背后。要尽可能避免从正面进攻有准备的阵地。”二战初期德军机械化部队之所以能顺利翻越阿登山区,兵临巴黎城下,马奇诺防线正面佯攻部队的有力配合不可或缺。二战后期德国抗击诺曼底登陆失败,一个重要原因也是因为中了盟军的“声东击西”之计,直到盟军已开始在诺曼底大举登陆,希特勒还命令德军精锐装甲部队按兵不动,准备对加莱方向实施反击。

毛泽东主席在《论持久战》中,把“声东击西”作为造成敌人错觉之一法,并将其发展为包含许多新内容的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,将古兵法升华到新高度。长征中的四渡赤水,红军与国民党军兵力对比悬殊,3万对40万。这场蒋介石看来毫无悬念的围歼战,却被毛泽东运用声东击西等谋略导演成了一幕以少胜多、变被动为主动的历史活剧:一渡赤水“避敌”,二渡赤水“歼敌”,三渡赤水“诱敌”,四渡赤水“甩敌”,红军从此胜利走上了战略转移之路。美国传记作家哈里森·索尔兹伯里对毛泽东出神入化的指挥艺术赞叹不已。他写道:毛泽东牢牢把握住了国民党军的作战思维,蒋介石活像“巴甫洛夫训练出来习惯于条件反射的狗一样,毛泽东要他怎么样,他就怎么样”。

(作者:张翚 周静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